发表于 2018-03-13 14:36:04 只看楼主
1楼


      在上周结束的第90届奥斯卡颁奖礼当中,NBA明星科比布莱恩特凭借动画传记短片《亲爱的篮球》获得最佳动画短片奖,在感叹其完美跨界的同时,有细心的观众发现,在与科比竞争同一奖项的名单中,中国青年导演谢承霖带来的本土作品《低头人生》也入围十强之列。动画短片《低头人生》反映了当下只专注于自己掌上方寸之地,而渐渐开始疏远美好生活的低头族们,以一种冷幽默的手法对社会现状勾画并试图进行反思。据观察,作品在网络发布后迅速刷屏,被各视频网站大量转载,此外,该片还斩获了学生奥斯卡动画(国际组)金奖等多个国内外电影、动画节奖项。作为蓄势打造中国电影梦的新一代青年人,谢承霖告诉北京晨报记者,在如今动画电影发展的大好时光下,创作者需要充实自己,用好的创意反映生活才能引发所有人的共鸣。

  视频发布 爆红网络

  低头族,目前已然成为了现代科技发展的产物。人们习惯于低头看着高科技的手机平板电脑,只专注于自己手掌上的方寸之地,而冷漠温馨的周遭。动画短片《低头人生》从繁华的都市内,一名拎着提包的白领只顾低头玩手中的手机开始讲起。由于专注于手机,白领先和一位穿着连衣裙的女性擦身而过,不小心把对方的裙子扯了下来,而后自己也撞到了电线杆上。那名女性也全然没有注意自己只身着内衣的事实,也玩着手机走进了咖啡厅,一屁股坐死椅子上的猫咪,同时也令后面的人受了伤。整个都市如此安静,却绝不安宁。人们痴迷于掌中虚拟世界,医生玩手机错误地给病人扎针,消防员玩手机没能救下跳楼的人,妙龄女郎不但见死不救还热衷与车祸来个现场直播,最后科学家玩手机甚至导致了世界的毁灭。

  此前,这则用戏谑的黑色幽默与二维动画相结合、生动反映社会现状的《低头人生》在网络发布后就引起了刷屏热潮,一夜之间该作品在朋友圈及各个视频网站被大量转载,点击量过亿。

  “看完发人深思,导演的创意很棒。”“讽刺得很到位,以后一定不能沉迷玩手机了。”“怀念以前没手机的日子,大家在饭桌上欢声笑语。”在不少网友点赞的同时,短片反映的社会现象也引发了大众的讨论。

  灵感来源 父亲点拨

  90后青年导演谢承霖现攻读于美国南加州大学电影学院硕士学位,而《低头人生》是其在中央美术学院就读大三时的作品。虽然短片只有2分48秒,但创作和制作过程却花费半年时间才敲定完成,前前后后更是换了五个剧本。谢承霖向记者讲述,剧本形成经过多次不同的尝试,“当时做了好几个版本,有的版本包括音乐、动画和结尾都几乎做成型了,但最终整个都抛弃掉,因为我觉得不是自己想要的。”执著的他为找到一个适合叙事方法能动画性的讲故事,同时,整体上在严肃和不失风趣中也一直在找一种平衡。几易其稿后,最终谢承霖选择了夸张的手法,利用一连串巧合引起的蝴蝶效应来将自己的观点表达出来。

  说起短片的制作初衷,谢承霖坦言,灵感是来自父亲的点拨。由于谢承霖本人就是个经常埋头玩手机的低头族,父亲看他玩手机时间很多,就劝他说作为一个学艺术的人应该更加关注周遭,不要沉迷于手机,忽略对生活的观察。“但是当我放下手机之后,却发现周围的人也几乎都一直在玩手机,这使我对低头族的现象产生了兴趣。”他说,通过在网上的调查,看到很多关于低头族的新闻。“我意识到这是一个很严重的社会问题,这个现象在改变着我们的生活,而且很多人因为玩手机受到了伤害,甚至是失去了生命。种种这些让我觉得有必要和有意义去谈论这个话题,所以就开始创作《低头人生》。”他向记者透露,短片中第一个角色就跟他相关,因为其小时候低头做事就撞到电线杆上,后果是去医院缝了针。

  反映生活 引发共鸣

  《低头人生》蹿红网络的程度是谢承霖没预想到的,他认为这次运用讽刺又带有幽默的方式反映当下生活,和时代结合紧密,是引起大家共鸣的关键。“我之前就很喜欢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一些老片子,像《新装的门铃》、《魔方大厦》等,他们通过动画来反映人性和社会现状,是类似漫画式的一种讽刺手法,我觉得这种方法比说教式更能让人深思,得到大家的共鸣。”谢承霖欣慰地称,虽然看到网络上对《低头人生》的评论认可不一,但大家通过片子能够对这个话题进行讨论,让他最为开心。

  谢承霖介绍,其实除了将作品发布到网上,他并未做什么推广和宣传,完全是靠大家对片子认可后自愿转发的。此外,他也把作品投到了一些国内外的比赛上,“因为我是学生,就会拿自己的作品经常去参加一些动画节、电影节的比赛,在入围之后,主办方会有一些展映,这样也能让更多人看到片子。”他说,除了上传网络,这是目前国内的学生推荐自己作品的渠道之一。令他自豪的是,《低头人生》入围了圣丹斯电影节、国际动画电影协会安妮奖、昂西动画节等国内外电影或动画节,特别是斩获了第44届学生奥斯卡动画(国际组)金奖,并进入了第90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动画短片奖十强入围名单。谢承霖回忆,参赛奥斯卡得益于来到南加州大学后艾瑞克戈得伯克老师的鼓励,“他是迪斯尼《阿拉丁》中精灵一角的动画创作者,我没想到的是,一天下课后,他突然告诉我很喜欢我的作品,建议我去投交奥斯卡。”谢承霖认真地说,自己是在国内通过国内的教育完成了短片的创作,能得到国际上的认可,对他来说意义非凡。

  前景广阔 把握机会

  在本届奥斯卡动画电影中,谢承霖对《寻梦环游记》和《至爱梵高 星空之谜》表示喜爱,他认为这两部作品中导演的视角和观点同样得到了大众的青睐。而随着中国动画电影的发展,也有越来越多的作品亮相国际展现实力。“在经历的学生短片创作阶段,我认为国内现在的创作氛围很自由,起码在学生当中有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感觉,大家没有过多的思想限制,所以做东西就会很放得开。”他说,特别是在新媒体的普及下,很多创作人完全可以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东西,然后通过自媒体的方式发行,让别人有机会看到你的作品。

  “百花齐放”是谢承霖描绘目前国内动画电影产业的用词。据他了解,如今国内的动画电影市场十分有朝气,吸引了不少投资,国内的电影人、动画人也很有活力。虽然可能仍存在着作品水平的参差不齐,但很多有实力的年轻导演都把握住机会,做到了自己想做的东西。“我觉得现在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期。对于我们电影人来说,需要的是积累更多想法,清楚追求的目标,让自己准备好迎接机会的到来。虽然机会很多,但依然来之不易,如果没把握好,再次获得也是很难的。”此外,目前在国外学习的谢承霖也希望将有关完善的动画和电影产业的东西带回国内。他介绍称,国外对学生的培养中,会根据产业工业体制进行实践,毕业后学生进入工作中就会对接得比较顺畅。“我希望把这边学到的东西带回国内,尽自己的一份力,为国内的动画发展带来一些自己能够贡献的东西。”

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在线客服
热线电话
联系我们

超视界公众号